您当前位置:

情于蛙,得于蛙……

发布时间:{$updatetime)}

  我钟情于青蛙,应该从童年开始,拿了只玻璃瓶,与小伙伴去池塘捉蝌蚪,“小蝌蚪,小蝌蚪,我爱你。”一簇簇,黑黑的,扭动小尾巴,可爱极了……

 
  上学后才知道,青蛙是益虫,专吃害虫,从此,我再也不捕捉小生灵了。这潜意识的想法一直伴随我长大,以后看到别人餐桌上有蛙肉,十分反感。有一次,见到一农人在贩卖青蛙,心里不是滋味,于是掏出钱来全部买走,把这一袋子生灵全部放生了。
 
  苏州电台“阿凡茶楼”的吴先生独具慧眼,以蛙为专题,收藏了数百只青蛙藏品,有铜、有铁、有瓷、有木、有竹,千姿百态,我佩服他,马未都为他题字:“千蛙万呜”。
 
  关于赞美蛙的诗句很多,均有情趣,但无大气。真正大气的震撼人心的是毛泽东在八岁时写过一篇咏蛙诗:“ 独坐池塘如虎踞,绿荫树下养精神;春来我不先开口,哪个虫儿敢作声。”正巧,我写完一百篇人生哲理文章,汇编成书,于是,在我头脑中产生了灵感,把书名取为《蛙鸣茶楼》。
 
  既为“蛙鸣”,自然我也得收藏一些蛙的藏品。近年来,络续集了一些,最满意的是两件,均为铜蛙,一大一小,时代小的是明末清初,大的是清末民初,呈青蛙吐珠状,十分有趣。
 
  小的一件三年前在宁波集到的,那次应邀去宁波讲课,正遇上全国民间藏品交流会。闲来去淘宝,看中了一对清雍正青花瓷盘,还在安徽人手里买了一块白灵壁石摆件。转悠山西人地摊时,发现了这小东西,可爱之极,欣然买下,同行见之,均说不错。回苏后,老婆见了也爱不释手,怕我转让给别人,把小“宝贝”沒收了。大的一件是最近刚买的,应邀出席绍兴博物馆 “古甓新辉”古砖精拓展 开幕式,抽空去了古玩市场。在一家新开张的店铺内,见到了这玩艺,眼睛一亮,价格不高,当即买下。
 
  一大一小,相益成彰,点烟品茗,凝视“宝物”,赏心悦目。也许在他人眼里并不起眼,但我认为:万物都一样,有缘相结,自已喜欢的便是最好的,乐在其中!

点击这里[关闭]
主办单位:苏州收藏家协会 技术支持:中国家纺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