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

一张黄花梨案几的收藏故事

发布时间:{$updatetime)}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龚绍东/文
     投宿于溧水县深山中的休闲山庄里,夜沉沉,人无眠,思绪像脱疆的野马,任其驰骋。脑子里收藏信息的各种片段,像蒙太奇式地不断闪过,慢慢,定格在一张黄花梨家具的收藏上……。
      一天,有两个收旧家具的熟人到我店里,一脚刚踏进门就哀声叹气。说他们出去“战斗”,无功而返,为收一张黄花梨案几,好话说得可装几砂船,三番五次上门几乎跑断了腿,那乡下老伯就是不肯卖。要拿得下,少说可赚个十来个桩头(一个桩头指一万元)。我脱口而出:“还不是你们不肯多出几个钱?”他们一听,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,开始道出了他们收旧货的套路来了。说乡下收东西,明明要的东西,要装作不想要;明明好的东西,要尽量多找毛病,说是极普通的东西。他们说:“人家想卖的东西总有这么个心态,多卖几个钱,但又不知东西值多少钱。你说这东西值个二十、三十元,他就会想你们能挣个二百、三百元。你如果说这东西能值二三百元,人家就往二三千想。如果你出了一个二三千元的价,人家一定想这东西起码值二三万了。你多出了钱,最后人家还不一定肯卖你呢!只有说得不值钱,又无所谓收不收,人家才肯像倒垃圾似地卖你了。”我说:“你们收东西还真有点歪点子呢!”他们笑了说:“套路”多呢,要不要教你两下?像你西装革履,下乡能收到东西吗?”
     话说到兴上,他们介绍起“经验”来了:下乡要穿旧衣服,要从外表先贴近农村,要装穷一点,这样可少掏分,而且俩人出去要唱好“双簧”,要善于编故事。他们即兴表演了几次上门收那案几一幕:我们一发现这张案几以后,就和这老伯套近乎。一个说:“我们家里苦、兄妹多,娘辛苦拉大了我们兄妹,未享上一天清福就过世,说到心酸处,两眼泪巴巴。另一个接上了话茬:“他家穷的连个吃饭的台子也没有,还是我家给了他们一张旧台子。现在他们兄妹都成人了,日子好点了,他娘却过世了。生前他娘为要有一张吃饭台掉了多少眼泪,现在子女尽份孝心,给她买张供台。老伯伯,现在能有像这样的孝心儿子不多了,你老人家卖张台子给他,让他尽份孝心,也是你老人家积德啊!啥人不希望子女孝顺!”就这样,足足磨了三四次,这老伯动心了,答应下次来再谈谈价钱。就在他们“阴谋”即将得逞时候,想不到横生节枝,再去“敲定”时,这老伯在外地工作的儿子、媳妇回家探亲,听父亲一讲,就阻止父亲不要卖了,说等以后请一个懂行的朋友看了以后再说。就这样,将到手的肥肉给吹了。
      此事过去月余,发生了这样一件事:一天,A君告诉我,那张黄花梨案几被B君买下了,这怎么可能?我不敢相信。A君说:“那天讲这张案几时,B君他们几个也在场。”经他一提醒,我依稀记得当时店里还有几人。A君分析我听,两个收旧家具的人所以讲出来,是因为在他们眼中,这件东西已经成了件死货,谁也不可能再买得来。所以他们会讲出来。但想不到讲者无心听者有意,以后B君从他们嘴里套出了这户人家的地点,就开始了他的运作:A君说,我与B君有点亲戚关系,他收到旧货时要个人搬搬弄弄,所以带了我去。我是目睹被B君收到并帮他一起拉回来的。 A君向我陈述了以下故事:那天我们叫了“小飞虎”车到那农产家,那老伯一听又是收家具的,一口回绝。B君似早有准备,很客气地说:“我们和别的收旧家具不一样,我们不一定非要收,也义务为人家看家具,如果有好的,也使人家知道价值,好好保管,即使要卖,也要卖个好价钱。”B君很礼貌地递过烟去,和他拉起了家常。我看得出,开始那老伯爱理不理,后来,慢慢距离缩短了,老伯的话也渐渐多了,他问问收旧货能否收到东西?赚多少钱?说你们怎么懂这玩意儿?倒是门学问啊?B君乘机说:“老伯伯,你不卖也无所谓,我帮你看看,要值钱你就别卖了:”那老伯觉得话在理上,走到房里把案几拿了出来。B君在房子里看了两下,嫌屋里光线不好。那老伯说看不清就搬到外面看吧。边说边将案几弄到天井砖场上。
      B君绕着案几,仔细看了一会,又用手摸摸案几,轻轻往上提了一下,好象在对那老伯说、又象在自言自语,说桌子那么轻,不像老红木那样重实。那老伯困惑不解地说:“这样说来不是老红木?也不是很稀奇的了?”B君用手抹抹案几,不可置否地说:滑倒蛮滑,满有意思的,不过现在真正造了新房子,这旧家具放在里边也好象不好看,你们说是不是?他好象征求意见似的看了一下我和那老伯。我不知如何说好,只在喉咙里恩了一声,半算认同半算答应。B君笑了一笑说:“不过,盐油酱菜各人所爱。”“对对,各人所爱”那老伯也笑着附和起来。“我再来看看底里怎么?”B君说着举起了案几,突然脚下一滑,他啊呀一声未落,只听喀嚓一声,案几的一条脚被摔坏了。A君说:我和那老伯被这意外都惊呆了。B君看上去也不知所措,哭伤着脸直赔不是。我第一次经历这场面,心里怯怯的,想着今天怎样收场?老伯显得一脸的心痛与无奈,喃喃地说:“这案几祖上传下来的,放了那么多年,都是我想头想脑要想买掉,结果,今天摔坏了,报应呀!”B君一个劲赔不是。看样子那老伯后悔及了,在深深责备自己想卖家当,结果弄得财物两伤。难过了片刻过后,B君话归主题,说:“老伯伯,今天我实在对不起你,不小心摔坏了你家桌子,我心里也难过极了。但我想,事到如今,我只有陪你桌子钱,本来只是想替你看看桌子,帮你当个参谋,想不到弄坏了桌子,因此我只好要承担这个责任,把这坏桌子买下来。”他一边说一边从这口袋那口袋里摸了几下,掏出了六百元钱:“伯伯,这桌子坏了,你放着也没有用了,我身上就这六百元,如我身上多带个三五百,我亦情愿一起赔你。”他难为情地翻出了一只口袋,里面确无分文了,那声音是那么温和那么轻柔。那老伯默然了。“要不这样,”B君转向我说:“你有没有借二百元钱给我?”我把钱递上去,于是他将八百元钱朝老农手里一塞,再三说对不起:“我现在只有尽我力、尽我心,多赔几个钱,使我心里宽慰一点,使你也少难过一点。”这个老实巴交的老汉被他诚意所感,连连说:“难为你了,难为你了!”于是B君就将这坏桌子买了回来。
      刚到家里,B君猛地一拍我后背,我余惊未消又被他吓了一跳,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地问:“啥事体?”他哈哈大笑起来,“小子,今天我赚大钱了,到时请你吃酒!我讲啥意思?你不懂这旧家具行当,这叫周公瑾打黄盖——苦肉计!我要那案几,我不摔坏它,那老伯能卖吗?这黄花梨案几,只要用旧料一修,再做做旧就行了,值个一二十万呢!”他哈哈哈的笑声,使我如梦初醒。
     余尝读《三国演义》,记得周公瑾打黄盖,这苦肉计使号称百万雄师的曹操折戟沉沙,险临灭顶之灾。难道古玩收藏中,也会演绎?
 

点击这里[关闭]
主办单位:苏州收藏家协会 技术支持:中国家纺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