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

“鲤鱼盘”闲话

发布时间:{$updatetime)}

\
  青花釉里红鲤鱼盘是晚清至民国时期民间常见的一种瓷器。前些年,它的身影在市场里还随处可见,售价也相当便宜。摆在我家书房的那个鲤鱼盘,就是那时候家父淘来的。鲤鱼盘属于“草根瓷”既不华美也不高贵,那时我还不能领悟它到底美在哪儿,也就没理会太多。最近一次整理,我捧起鲤鱼盘仔细欣赏,生动的画面顿时教我眼前一亮,一条红鲤鱼蜷起身子,似乎在为奋身一跃积聚力量,画工巧妙把握了那一瞬间的动态,突出了破空高飞的气势。它那稚拙简练的图案,容易让人联想起远古彩陶上的鱼纹和早已融入民族灵魂的艺术精神。
 
  中国古人相信“鱼龙变化”之说,认为鲤鱼是具有某种神秘力量的水生动物。在科举时代,“鲤鱼跃龙门”成了科场得意的代名词。吴中才子唐伯虎自幼文采出众,在科场上又连战连捷,当时的苏州知府曹鸣岐于是称赞道:“此龙门燃尾之鱼,不久将飞去。”诗仙李白一生多坎坷,在他眼中的鲤鱼另有一番情形:黄河三尺鲤,本在孟津居。点额不成龙,归来伴凡鱼。太白以鲤鱼自喻,道出了才高而不遇的失落。清代扬州八怪之一的李方膺也写过一首著名的咏鲤鱼诗:三十六鳞一出渊,雨师风伯总无权。南阡北陌槔声急,喷沫崇朝遍绿田。鲤鱼身上的鳞,每行三十六片,正好古人以三百六十步为一里,故得名为“鲤”。鲤鱼一跃出渊而化龙,可以兴云布雨,惠及天下,不正是儒家学者以天下为己任的理想追求么。鲤鱼也一直被民间视为吉祥物,若把“鲤鱼”倒着念,发音同“余利”,寄托着人们对生活富裕、家有余财的美好期盼。以前每逢正月初五,家家户户一般会用鲤鱼敬献财神。旧时在江南一带,“鲤鱼盘”几乎每家皆备,那是祭祖时盛放供品的“祭器”,平时不会随便使用。
 
  学界一般认为“釉里红”的烧造工艺形成于元末,在明初达到兴盛。所谓“釉里红”是以氧化铜为着色剂,在白瓷胎上直接绘制各种图案,然后在上面施釉,铜元素在高温还原焰中发出红色。“青花釉里红”的烧造技术直到清代雍正、乾隆时期才趋于完善,由于这两种颜料成色所需的温度不同,氧化铜在摄氏800度以上极易蒸发,青花烧出理想效果却至少需要摄氏1300度。要保证两者都能正常成色,必须对原料配制以及窑炉温度进行精准控制,稍有不慎,就可能满窑皆输。即使工艺复杂,历代景德镇工艺师仍为它竭尽心力,青花釉里红的烧造技艺才得以传承发展。看那胎比白玉的成器上,青花稳重雅洁,红彩鲜而不媚,两色争奇,相得益彰,谁又能不为之着迷呢?
 
  清代中叶,“青花釉里红”工艺在民窑瓷器上开始运用。民窑“青花釉里红”的制作相对随意,画风简练且多表现民间喜闻乐见的题材。青花釉里红鲤鱼盘深受当时人欢迎,同样能引起现代人的共鸣。景德镇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恢复青花釉里红鲤鱼盘的烧制,吸引了众多中外人士参观、选购。一九九一年,邮政部门把“青花釉里红鲤鱼盘”的图案收进《景德镇瓷器》系列邮票中。平凡朴实的鲤鱼盘和其他华贵的官窑名器一道登上了国家的名片。
 
  (俞正阳)

点击这里[关闭]
主办单位:苏州收藏家协会 技术支持:中国家纺网